2013年3月31日 星期日

中環中女看佔中

 《嚦咕嚦咕新年財》入面,劉青雲呃古天樂打麻雀,古一攞到好牌,劉青雲就反口:「呢舖打美國麻雀, 莊家有權換牌。」下一舖又話:「呢舖打日本麻雀,莊家可以過牌。」結果古天樂輸到得番條底褲,搵五蚊買串魚蛋都冇!中共所謂預算、普選設限、釋法,全部是美國麻雀、日本麻雀、菲律賓麻雀,任佢噏,香港人就好像古天樂,對手撒賴,就快輸剩條底褲,所以原則上我是支持佔領中環的,同中共大大聲聲講,由頭到尾,我地講明打廣東麻雀,13隻牌,八隻花,呢個世界,根本就無美國麻雀!
以《蘋果日報》為首的一報一刊,連同《主題新聞》全面發功,日日宣傳佔領中環,何以我覺得這個議題未能惹起街頭巷尾熱烈討論雖然激進派在佔中問題上吵吵鬧鬧,人民力量這兩周因黨爭而浪費大量花生,但冷眼旁觀,佔中令人打呵欠的主因,不在於激進派質疑,而在於戴耀廷等三人不斷把事情複雜化,愈講愈糊塗。
2017普選特首的門檻有多高還是未知之數,但一個普通市民,想了解香港民主發展,門檻都愈來愈高。第一關是不討厭政治,第二關要知道民建聯是賣港賊;好了,過了頭兩關,第三關要了解五區總辭前因後果,白鴿黨為何被指出賣民主,以至激進勢力抬頭,兼且分拆出一個新民主同盟。好不容易出現一個佔領中環的議題,以為大家終於有個共同奮鬥的目標,怎知又多了本土派、大中華之爭。各位大佬把民主活動搞得複雜無比,路線之爭多過港鐵,市民站在月台上都不知應該上邊架車?
建制派本質上是呃市民唔使本,以糖衣包裝毒藥,好像賣迷債一樣,總之你只要知道迷債有六厘息,認購有百佳禮券送,其他細節,建制派是刻意也不會跟大眾解釋,他們幾度殺手鐧包括「中國好,香港好」(現在改口做「中港融合」),「唔好搞亂香港經濟」、「會影響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香港要發展,否則會被鄰近地區趕過」,十五年來已經足以取信於一半市民。
至於戴教授這個三人組,我不懷疑他們的出發點,但宣傳上真是婆婆媽媽,佔領中環咪算囉,改個名叫「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令人無法不聯想到「民主歌星獻中華」這類歷史遺物,佔中步驟複雜無比,但群眾和共產黨都不是鐵板一塊,我們不是玩candy crush,中不可能等你玩完一關又一關。年輕一代以圖像思維為主,喜歡簡潔易明的口號,偏偏他們三個阿叔又信念書,又萬人商討日,到底信念書是第一步,定商討日先算第一步呀。
再者,我覺得佔中三人組太過強調犧牲,沒有着墨爭取到普選有咩好處,只是一味賣悲壯,不怕坐監。喂,咁你地坐晒監,下一步點先?朱耀明牧師,傳教講到耶穌被釘十字架後,也強調三天之後復活,而信主可以得永生啦,佔中行動只講犧牲,既沒有着墨沒有真普選,香港會變得多麼黑暗;也沒有描繪香港選出了真正代表香港人利益的特首後,我們可以如何往前發展?年青一代是否有更多突破和發達的機會?一味販賣悲情,難怪佔中在《蘋果日報》狂捧下,收視仍然麻麻
倒梁活動中,不時會有市民潑冷水:「唔係梁振英做,搵邊個做呀?」泛民一直沒有執政的準備,大環境當然是因為政府邊沿化泛民,不會委任他們擔任公職,所以就算余若薇願意參選,對方派出一個葉劉淑儀對陣,其實贏面是更高的。蔡東豪等人,成日以為有余若薇參選就掂,實在高估了公民黨的實力。除了公民抗民這些抽象原則外,市民有時是很直接的,想選一個看起來懂得管治香港,具備政府行政經驗,不要太奸就可以,不少人甚至會自動自覺選一個中央喜歡的人,如果泛民有執政的野心,就要儘快讓市民對泛民執政有所期待,屆時中共不讓泛民入閘,市民才會覺得可惜,否則中共挑兩三個不太差的候選人出來(如陳智思、曾俊華、林鄭月娥),市民真的會認同有冇泛民參選都一樣,畢竟平等被選權這些概念,對大部份人來說是太抽象。
但要泛民團結合作真是難過登天。泛民一詞是指這批議員加起來擁有政改方案否決權,在普選議題上,泛民團結之餘,甚至應拉攏自由黨。怎知戴耀廷提出佔中之後,黃毓民等人sidetrack去了本土鬥爭,而我是政治BB班,真不明白本土和普選佔中,怎樣互相抵銷。
如果說香港市民是政治潔癖,泛民就是商界潔癖,公民黨單議題,一招捍衛法治,真是不足以管治香港,白鴿是職業議員,核心成員除了律師外,就是社工、教師,激進派更加不用說,金融、地產,都是覇權。在香港這個畸形的政治生態下,商業、金融、地產必然和爭取民主相排斥,泛民多年來都視商界為洪水猛獸,要說服選民,他們有能力駕馭商界,管治香港,創造一個理想和公平的營商環境,為香港謀求發展的新道路,真是天方夜譚。
但無論如何,單單講公民抗民,實際的香港人是不會落叠的,泛民要爭普選,除了講十字架外,如何復活升天,才是普羅市民最關心的一點,不要沉溺悲情,弄得整個佔中仿佛只有犧牲,沒有希望。

4 則留言:

  1. 虧你都講晒政治的複雜性,要上车並非大声公報紙同職業政客講得咁簡單。

    回覆刪除
  2. 完全同意妳說的〝單單講公民抗民,實際的香港人是不會落叠的〞。我認為就算講完〝如何復活升天〞,也不相信我認識的專業人士會落叠的。
    當人過了四十歲,他們的專業資格已經完成,正是事業發展及賺錢的黃金十年。有兒女的更不會考慮。這是機會成本的計算。(我記得讓子彈飛最後的一場,給槍人們都不敢作反,直到人們認為已經推翻了權力後才敢作反。)

    回覆刪除
  3. 俾你講中哂. 香港人根本未 ready 民主. 香港雖然很西化, 但又極缺乏了一樣, 在北歐和北美, 普遍人手一書, 而不論是愛情小說, 推理科幻, 起碼 10-15% 係講政治題材的, 所以外國人自小就有政治, 民主意識. 今日香港人臨急開坑, 許多人連民主和政治兩個 definition 都未清楚. 點玩?
    中國人是世上最不團結的民族, 也是最多賣國賊的民族, 共產黨專政, 連成龍都覺得中國人是要管的, 只希望不要管得太暴力吧了.
    我祈望佔中永遠不用發生, 但我更期望它終於 mutate 成為中國人, 香港人的 wake up call. 成敗本身不重要, 重要在學到野. 只要大中小同學, 家長, 老師, 開始鼓勵培訓孩子們的政治, 民主意識, 中國人就有希望 think global, act local 了. 香港加油.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