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4日 星期日

記協‧記怯

TVB記者在劉霞寓所外被打一事,感覺上關心的市民一直不算多,隨着人大閉幕,又成為另一宗不了了之的事件。
除了記者外,空姐也是一個經常被視作出氣袋的行業。在航機上,如果有乘客發難,向空姐拳打腳踢,只要飛機尚未起飛,機長和機組人員會合力把這個乘客趕出機倉。如果已起飛,則會全力制服他,下機後馬上交給執法人員處置。看似好合理?那麼為甚麼記者一次又一次被打,所屬的工作機構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當然,乘客發難會影響航機安全,但縱容暴徒搞事,何嘗不會影響城市安全?
航空公司如果遇上專門生事的乘客,有權把他們列入黑名單,即使偶有乘客鬧事, 起碼空姐和機師不會讓人感到委屈和軟弱,相反,記者一次又一次被打,除了叫屈,還是叫屈。為何拿着筆桿子,連政府也忌諱三分的傳媒人,對保護自己同業,維護基本的工作尊嚴、人身安全,卻顯得這麼無力?事實上新聞機構有意無意縱容「愛港力」暴力份子,報道他們示威遊行,採訪他們,提供平台讓他們表達歪理,令他們在鏡頭前儼如意見領袖之一,就是包藏禍心,不斷傷害自己人的做法。
所謂新聞中立,應該有善惡之分和道德立場,不是凡有人出聲,都要開放平台讓他們宣傳。歐美國家禁絕納粹份子及任何帶有納粹色彩的言論,就是因為文明社會已認定納粹是劇毒,絕對不可以有任何機會給他們宣傳,使他們有機會復辟。
NOW記者被愛港力阿伯扑頭,以至TVB記者在北京被國安狂抽,兩幫人雖然所屬團體不同,但肯定都是中共養的奸賊,記者被打後,新聞機構不去杯葛散播暴力種子的團體,反而繼續報道他們組織的遊行活動,讓他們列席論壇,大放厥詞,等同為暴力種子灌溉。新聞機構的主事人不是應該懂得專業地分析,甚麼是歪理邪風嗎?舉例說,電視台可否訪問黑社會大佬,講述毒品供求、自由市場邏輯呢?當然不可以。也沒有說遊行就一定要報道,有些政治組織的遊行,也一直絕跡於主流傳媒嗎。
對於這些組識舉辦的活動,最合適的做法是照樣派crew拍攝,有大鑊事情如打記者則當然要報,否則訪問都可以慳番,話之他們請臨記,電視台不報道,他們請多多臨記都沒有用。
用空姐的比喻,因為國泰的工會是一個企得比較硬的工會組織。相反,記協其實是記怯。前線記者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打,他們不會發起在電視台報新聞時穿黑衣,或杯葛採訪特首出席的活動。(其實杯葛這類活動沒有損失,689出席的活動十次有九次是廢噏) 記協只會一次又一次地發聲明,聲明說「零容忍」,其實是忍完又忍!示威又只有百多人,完全不懂如何發動群眾,激起市民的同情心、憤概和恐懼。記協每年最大的活動就是記協Ball,每次都會向商界募捐,請官商名流買枱,在現場拍賣籌募經費,真不明白記協是壓力團體,抑或公關組織? 除了搞Ball,最叻就是發新聞稿,聲明之後還是聲明。
在新聞行業風雨飄搖之際,記者採訪連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工時長,人工低,社會地位和形象也不斷下降,每次被打,只是顯得一副委曲求全的樣子,從業員士氣低落,又灰又酸。諷刺的是,記協的成立宗旨是「改善行業的工作環境。」
要保障自己,前線記者起碼要有空姐的團結精神,投入爭取行業權益的運動,和群眾必需有更多互動, 才可以贏得輿論之戰, 結合市民的力量,真正表達對採訪暴力不再容忍,記者被打事件才會收歛,當然也要認清誰是暴力原凶,不要讓土共撐腰的惡勢力,得到愈來愈多的發言機會,助長這班文革鬥委會!

3 則留言:

  1. 寫得好好, 非常認同, 大家要一齊保守香港核心價值。 ^v^!

    回覆刪除
  2. 這篇文章在輔仁媒體上有三個評論,這裏稍為回應一下。有網友指出用國泰工會作比喻是不倫不類,我同意比喻不算很貼切,但我的重點是為何空中服務員組織的工會立場可以如此強硬,以捍衛社會公義為原則的記者組織的記協,卻處處顯得軟弱無力?

    網友們指出的問題包括香港沒有工會法、沒有集體談判權、老闆不喜歡員工搞工會,這些是所有工會同樣面對的問題。如果說到沒有鐵飯碗、沒有專業資格考核、沒有法律保障,今日在貨櫃碼頭罷工的工人,面對的處境更惡劣,相反記者打出捍衛採訪自由的旗幟,本質上較工人爭取加薪更容易獲得市民支持,而一班記者理應更熟悉傳媒運作,何以在保護業界權益方面,較碼頭工人、巴士司機、屈臣氏運水工入更無力?就算國泰工會、航空業是比喻不當,那麼與其他基層工人組織的工會相比又如何?

    記協無力因會員人數和教協等冇得比,這難道不正正是記協的問題嗎?工會的本質一定要團結,會員夠多,才能對僱主施以壓力,不去想想如何吸納會員,結果惡性循環,記者更加覺得沒有必要加入,僱主亦冇必要啋你,結果真是發個聲明就算。就算發聲明,也想想如何加些創意吧,千年不變,一堆名字排開,學民思潮都識畫幅漫畫,加強圖像感染力啦。

    另有網友指記協做了好多嘢,不止出新聞稿。包括《香港新聞自由年報》和《記者之聲》。記協長期舉行工作坊,期期都有訓練班或座談。這些工作值得肯定,但記者面對的問題,一是因暴力事件而導致職業尊嚴下滑;二是更實在的待遇問題。記者待遇,尤其是新入行的記者,人工只得一萬、幾千,工時長,如果以改善業界的工作環境為成立宗旨的團體,對業界的待遇,又是否應放在首位呢?

    最後一點是擔任這個組織的搞手都是捱義氣,無錢無資源,你重批評!我當然是出於善意,希望這個組織引入一些新思維,新聞自由是屬於全香港的,在捍衛新聞自由方面,我相信香港人是很願意像支持學民思潮般支持記者的,問題是記協是樂於做一個小圈子的組織,還是願意動員市民的支持和引入新的朝氣。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