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文嬸獨自遊荷蘭之三

來到文嬸獨自遊荷蘭的第三日,是日是參觀 Keukenhof 公園舉行的鬱金香花展,行程本身好清楚,坐電車去中央火車站,去到機場站Schipho,然後坐Schipho-Keukenhof賞花專車Keukenhof Express 858 便到。但天生蝦碌的我,酒店買了巴士加入場券的套票,諗住先搭巴士去機場站Schipho,再搭Express 858,咁就可以搭少程車,結果我單是搵巴士站都搵咗成個鐘!

雖然咁遠水路,但我覺得這個花展絕對值得一去,難得咁啱四月在荷蘭,再有機會舊地重遊,也未必會在春天呀。

花展本身有點似維園花展那種,當然大好多,靚好多,人潮亦沒有這麼擠擁,所謂類似其實是指那些花都不是在原址種植,應該是花展前移植到 Keukenhof ,新鮮土種的鬱金香好靚、好挺拔,目測品種超過一百多種。

除了賞花外,草地上也有很多小食攤子,讓遊人野餐,重可以帶狗狗一齊去散步,氣氛歡愉又輕鬆,加上天氣繼續非常好,春遊好時節。

花,全部都係花!







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文嬸獨自遊荷蘭之二

細細個看卡通片,都知道風車、芝士是荷蘭之寶,所以做完一日參觀博物館的文嬸,行程第三天便去遊覽芝士市集,下午就去看風車。

每次外遊都要鳴謝努力寫 blog 的台灣旅遊達人,無論交通、景點特色都寫得一清二楚,根據指示,從Amsterdam 中央車站坐火車,一小時左右便可到達Alkmaar 站,早上遊覽芝士市集,下午回程時途中在Koog-Zaandijk 站下車,便可到達 Zaanse Schans 風車村。

Alkmaar傳統芝士市集距在四月至九月期間,逢星期五早上10-12:30進行,如果想參觀,就要在行程安排上留意了。


荷蘭有一樣很讚的特色,就是到處都有免費 wifi,餐廳、商店、博物館、火車站,甚至火車上都有免費 wifi, 隨時打卡又得,check 9292 app 又得,對旅客來說是十分方便。
出到火車站之後,我就發揮「人群是那麼像羊群」的特色,跟着揹背包、貌似台灣遊客的人群,好老定地覺得他們一定是去芝士市場,連路牌都懶得自己搵。我隨着一行十來個人,轉入民居的窄巷,走了大約十五分鐘,便會見到指示遊客轉入芝士市集的路牌。
Alkmaar本身也是一個小鎮,芝士交易就在Hollands Kaasmuseum前廣場進行,廣場上聳立的建築物是一座乳酪博物館,但我就沒有付費參觀了~
在廣場前圍觀的旅客大約在三百人上下吧,氣氛挺熱鬧,現場有主持人以英文、荷蘭語為觀光客解說交易過程,博物館外牆還架上大螢幕轉播。Alkmaar 芝士交易市場現在仍維持傳統的交易方式,由業者檢驗乳酪品質再用搖手方式競價,芝士重量則以鐘樓底下的古老磅秤測量,每間芝士公司的員工戴着不同顏色的帽子,各個隊伍走來走去,用那個像搖搖板一樣的東西,飛快地走來走去運送芝士。
感覺上這種交易手法出自保留傳統,加上吸引旅客,多於實際需要吧?雖然芝士市集長達兩小時,但一般旅客看看熱鬧,拍些照片,逗留半小時已足夠有餘,Alkmaar 這個鎮沿着水道而建,有些伯伯和穿着傳統荷蘭服飾的女孩(即是荷蘭子母奶那種),在水道上撐着小艇運送芝士,整個畫面十分童話,和童年時在卡通片或牛奶盒包裝上,看到的荷蘭景色一模一樣,感覺很療癒的。


有市集就自然有小販攤檔,荷蘭名物Harring緋魚,我估很多人會嫌腥,但我就幾喜歡,一盒兩條再加片酸瓜,大概是2歐元。攤子當然有售賣各式各樣的芝士,我試食完就無幫襯,如果在行程初段便買手信,及後豈不是搬到儍至返到香港?

小攤也有售賣荷蘭另一名物pancake 及各式小鬆餅,我麻麻地欣賞荷蘭的鬆餅,原因是香港人被日本式輕飄飄、軟呼呼的鬆餅寵壞晒,荷蘭這種一口麵粉的高熱量鬆餅班pancake,對港女來說是不夠精緻。
離開市集,沿著運河在附近散步,古色古香的磚房也是取景的好地方
Alkmaar也有一條商店街,Langestraat商店街同樣充斥ZARA、H&M或當地的服飾品牌都有,再逛一會兒,便啟程往下一個景點風車村。


本身我是路盲,以往去旅行,我負責行程安排,wikipeter負責搵路,所以我慣性唔認路,上回提要,我來芝士市集是跟火車站大隊走的,回程時冇大隊跟,輾轉用了半小時才行回火車站,居然重遇去程時在房子遇見的花貓。


根據博客指示,從Alkmaar坐火車到風車村,應該在一個叫Koog-Zaandijk的車站落車,但我上了車只看到Zaandam站,沒有發現Koog-Zaandijk站,我份人有時會心存僥倖,在毫沒理由支持下,覺得Zaandam 站和Koog-Zaandijk 是一樣的(即是在毫無客觀理由下,覺得中共會吹和風、大和解一樣,自己覺得係就得)。OK,落了車站,見到一排排積木屋,我沿着類似outlet的地方行了大約廿分鐘,覺得有些唔對版,於是開口問問途人,當然就發現自己落錯車啦,於是又頂住太陽,再行廿分鐘,返車站。車站職員告訴我應該再轉一程車,才會抵達Koog-Zaandijk,來來回回大約浪費了一小時,好彩夏照時間,旅行好襟玩,不過因為心急趕往目的地,就一直未食lunch。

落錯車的Zaandam 站

好了,到了Koog-Zaandijk站,沿着直路一直走,便會開始看到風車,來到一條橋上,視覺突然豁然開朗,哇,就見到一片藍天下,沿岸錯落有五、六座風車,平靜的海水蕩漾着寶石藍的顏色,風景如畫,又像是細個很流行的那種千塊puzzles。



荷蘭歷史上曾經風車當道,肯定是因為夠大風,看旅遊書,這個地方冬天從北海吹過來的風又濕又冷,沒有陽光,幾個風車孤零零的就不好看了。所以話歐遊真是要揀夏天,
風車村內的流水、小橋、特色小屋十分童話,我就揀了一間對着海的餐廳吃飯,點了一個牛扒及一杯cheap cheap紅酒,享受下午後的閒情美景。
阿姆斯特丹的漂亮是很印象派畫風的,會令人不期然想起,如果我生在荷蘭,可能都會拾起畫筆,Amsterdam 跟其他歐洲名城相比是少了一分喧鬧,多了一分寧靜,印像派其中一項突破是掌握陽光在樹木,花卉,湖水,稻田之間穿插,形成的色彩和光陰對比。逗留的那十天,陽光充沛,但四月初的太陽還是很和㫬,不會曬到人心煩氣躁,溫暖的陽光照在阿姆斯特丹的水道,樹木,水鴨等身上,折射出來的光線與氣氛,令人感到平靜而放鬆,市內很多大的草地,男女,男男,女女都可以自由地放空,那種生活的氣息很令人嚮往,就連動物都特別自在,大小的狗隻在草地上任意奔跑,但卻不會亂吠,水鴨媽媽原來真的會帶着孩子學游水的,一家大小完全不怕人,可想而知,這個地方讓水鴨媽媽放心養育下一代!





2017年6月3日 星期六

文嬸獨自遊荷蘭之一

原來自2013年之後,便沒有寫遊記!這五年裹,除了遊覽過葡萄牙和西班牙之外,其餘時間都只是短遊日本,相比香港滿街日本通,我無謂班門弄斧,故此大條道理懶得動筆。今年四月初去了十天荷蘭+比利時,倒是一直記掛着要寫遊記,原因之一是這次我隻身出遊,少了旅伴分享行程和回憶,不趁記憶褪色前留個記錄,好快便會淡忘。

我在選擇旅遊目的地時,首選是風景有特色,以前未去過,但又適合女性單獨行動的城市,當中我又比較偏愛歐洲。荷蘭阿姆斯特丹,看來正好符合這些條件,加上坐KLM,直航11個鐘多少少,機票價格大約HK$5,500,四月又是鬱金香盛開的季節,此時不去,更待何時?荷蘭鄰近比利時,為了體驗張國榮cross over黃耀明那首「這麼遠,那麼近」,其中一句獨白:「我由布魯塞爾坐火車去阿姆斯特丹」,行程中就加入了布魯塞爾和布魯日這兩個旅遊點。

由於不想頻頻撲撲,在荷蘭的時間大部份留在阿姆斯特丹及周邊地區,只在鹿特丹短暫停留了一晚。很喜歡阿姆斯特丹那種休閒的生活氣息,宜居程度攞滿分,雖然這個城市也有光輝的航海歲月,17世紀又是歐洲商貿中心,第一個發明股票制度的地方,歷史威水史着實不少,但阿姆斯特丹沒有像另一航海大國里斯本般緬懷昔日光輝,相反是比較「活在當下」,市民怡然自得,很適合hea住去享受人生。有時我會想,如果在英文以外,識多一種歐洲語言,移民去荷蘭,似乎是不錯的選擇。

講番旅遊行程,這次乘搭的KLM很準時,我在傍晚六時左右便抵達機場,四月初的歐洲,日照時間已很長,我在機場買了類似八達通的OVA卡後,便坐火車從機場往市中心。(順帶一提,博客推薦大家下載的9292交通App,真的好方便。)

在市中心的中央火車站下車,看到繁忙的水道、馬路上的自行車、水道兩旁櫛比鱗次,色彩繽紛的小屋、富歷史的舊建築,一切都和我理想中的阿姆斯特丹差不多。根據酒店的指示,我乘坐4號電車,便可以到達酒店門口,雖然第一次坐過了站,但總體經驗還是很方便。

和威尼斯一樣,阿姆斯特丹整個城市都是圍繞水道而建,水道通往大海,並非純粹招呼遊客,同時也兼備交通和運輸的功用。和威尼斯不同的地方,在於阿姆斯特丹生活化和城市化得多,水道、單車、電車、汽車,各適其式,沿路綠蔭處處,水道兩旁的船屋,是當地人的居所選擇之一。




今次住的boutique hotel 叫 Nottling Hill,地點適中,裝修雅緻,最大缺點是稍貴了一點,一間房大約2,000一晚,但我研究過阿姆斯特丹的 air B&B,一個人住也不是平很多,加上人單身一人,酒店始終安全和方便些。找到酒店,放下行李已是晚上八點多,在酒店食了奇怪的炸魚薯條後,便上床休息。


第二天是博物館日,旅遊書中經常出現的大型立體字 I’m Amsterdam 其實是國立博物館前面的一個打卡位,整個區塊有三間重要博物館,和一幅大草地,作為一個文嬸,當然是要抽空參觀博物館啦。我在早上十時左右,從酒店出發,沿水道走大約十分鐘,便會到達這個博物館廣場,沿路會經過嘉仕伯啤酒展覽館,但我對嘉仕伯零興趣,這個館居然要收錢,我當然不會參觀啦。

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建築宏偉,和中央火車站的建築風格一脈相承,裏面還有教堂式彩繪玻璃作裝飾。荷蘭畫作中,最出名的算是戴珍珠的女孩吧?不過這幅畫作在海牙,Rijksmuseum的鎮館之寶是林布蘭的Nightwatch。遊荷之前,我對林布蘭冇乜認識,看過後,我覺得他的畫作好像今日的Hong Kong Talters、Vanity Fair ,專門紀錄上流社會的動態和面貌,例如The Sampling Officials描繪的名流紳士,便可以讓我們窺探下當年上流男人的時裝品味。(現今的時裝設計師都是成日玩荷葉領,那些黑色高帽像是韓星李旭東會載的潮物!)
博物館和中央車站的設計很相似,據介紹是出自同一個建築師之手



土生的水仙花大粒和強壯很多

草地、博物館、溜狗、自然飛鳥、綠蔭,這些才是適合養育孩子成長的條件吧
參觀完國立博物館後,便排隊參觀梵高博物館。我覺得單單為了梵高博物館,便值得去一次Amsterdam,首先梵高知名度極高,凡夫俗子如我,肯定也聽過他的大名和事跡,藝術盲一樣看得很投入;另外,此館的藏品是非常豐富,共有二百多張真跡,很多都是家傳戶曉的畫作,門票是17歐羅,絕對是不枉此行。作品包括早期的 The Potato Eaters、The Bedroom、Sunflowers、Irises ,以至自殺前的作品Wheatfield with crows也有收藏。




文嬸除了為了扮清高,都真係幾喜歡看名畫真跡,近距離看到那些畫作油彩的力度和筆觸,好像跟畫家有種隔世的交流,和在畫冊上看的感覺截然不同。之前看朋友的藝評,知道歐洲畫家也有受日本江戶時代的浮世繪所影響,梵高作品中一系列櫻花的作品,便頗有日本風。








附近一帶的萊登廣場是高檔購物區,LV,GUCCI等大店都設在周邊的商業街,不過購物的人不多,Amsterdam的城市氣氛是很causal,很休閒,相信奢侈品的需要真的不大。



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名牌有用,但無趣

2016年我們見證很多舊的規則和價值觀被否定,但舊的死去,不等於有新的東西誕生,這邊廂傳統媒體已死,那邊廂網媒卻是未茁壯,先凋謝。從營商角度來說,舊的東西賣不動,不等於有新的產品填補市場空缺,當市場充斥國際品牌提早退租,斬纜離開天價租金的商業區時,「一鷄死」,卻未必聽到「一鷄鳴」。

聖誕新年長假,冷眼旁觀,香港人一窩蜂選擇去旅行,以往臨放假的士站大排長龍,置地廣場阿太湧現買禮物的盛況亦不復當年,除了super rich這個階層,名牌死忠粉絲少了,箇中原因,除了大陸客減少,香港政治前景不明朗,中產搵少咗之外,香港人心態上亦有一些微妙的轉變。

對於特定社會階層來說,名牌是必需品,唔通去君悅除夕ball,拎個一澤信三郎布袋扮文青咩!如果我突然坐擁幾間上市公司,也會去H字頭名店掃貨,先可以和其他阿太睇齊,一起去東華三院開會,扮晒濟弱扶傾。不過,名牌有用,但無趣;是身份象徵,卻不是品味象徵。

歸根究底,甚麼匠心獨運、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果、喜馬拉雅山羊駝毛精製,乜乜物物,全部是廢話,名牌賣的,是一個身份,對一個階層的美好想像。好不幸,香港「上流社會」充斥太多下流人,做太多卑鄙事,提供不到「名牌 = 貴族 = 品味」應有的遐想。

英國尚有劍橋公爵夫人Kate Middleton,延續皇室高貴優雅的圖騰,一家四口代表着美好生活,溫馨家庭。有看過BBC皇室生活紀錄片的,當然明白這幅美麗的圖畫,背後有一整隊藝術、禮儀、攝影、時裝大師在把關,英國皇室在公關方面是頂級高手,威廉王子一家,既能滿足平民對貴族的幻想和期望,又適當地減除了驕矜奢華的原素,Kate Middleton聰明地多穿ready to wear、網上有售的英國牌子,以回應08金融海嘯之後的緊縮風氣,當然公爵夫人的ready to wear全部有裁縫貼身修改,則是一個behind the scene 的小把戲。

回頭看看香港,先別怪強國人整cheap個市,娛樂版上的名媛,一半是別人姨太太或其子女,另一半則殺人放火金腰帶。買得起一身名牌的阿太,屋企若不是建兩萬元一呎,200呎有找的豪華劏房,就是啤殼賣殼的莊家。這邊廂你去瑞士滑雪,企圖傳遞童話生活的美好,那邊廂南生圍又發生疑似縱火事件,窮L假日想去郊外打卡,咁都要趕絕,香港人怎會不仇富?

奢華生活背後的想像,就是「殺人放火金腰帶」,有何品味可言?新任劉太屋企有過百個H字頭手袋,錢而已,有咩趣味?

時代廣場把戲院趕上13樓,迎來Tiffany珠寶,連同對面Prada巨舖,一心諗住食正自由行豪客。這兩個舖位面向堅拿道天橋,對面街市明明賣緊鯇魚腩,一街之隔的Tiffany卻賣幾十萬的卡裝鑽石,正常人都覺得選址錯誤啦,怪甚麼零售市道冷風啫。這十年,地產商和離地名牌揸fit人,聯手摧毀我們的生活,所以很多人寧願等旅行先去外國消費,費時益地產商,這又不是單純錢的問題,是條氣唔順的問題。

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斜槓青年與老屎忽

上次認真寫文,已經是八月的事,我對於美國政治,興趣認識俱無,但特朗普當選,卻令我有感而發,因為他揭示了一個各行各業都應該警惕的現象,就是舊有的一套遊戲規則已非常過氣,主流傳媒偏離民意,原來不只是赤化下的香港才會出現的怪談,這枝當頭捧,對於從事公關傳訊的朋友來說,尤其打得應。

做公關的,最怕嘴巴攔不住的狂人,但如果那套虛偽的傳媒應對宜忌、閉門培訓公眾人物練習講一堆漂亮空泛的說詞,在互聯網上人人都是判官的世代,反而是犯眾憎的罪名;名人名星站台、大台全力催谷,都只是建構一個自欺欺人的假象,捧出個「大熱倒灶」出來,那麼我們都要面對一個難題,究竟經驗何時是資本?何時是負累?打破常規,要破到何種程度,又能達到何種效果?

實踐是檢驗的唯一標準,舊的遊戲規則過時了,不等於有新的規則出來,當奴侵今次玩法押中總統寶座,亦只適用於一時一地,要適應新時代,唯有落場膽搏膽,試咗可能會失敗,例如中年三失的王維基;即使試啱,往往亦好短癮,100毛就是例子。但世道如此,世界不會因為你不想學新嘢便停止改變,新年代的挑戰,對我等七十後衝擊最大,累積二十載的經驗當然不是無用,亦令我們不可以像後生仔般天馬行空,因為總有人話你:「都做咗咁多年啦,點會乜嘜物襪‧‧‧」(下刪三千字);到你抬出鎮山之寶、家傳祖訓出來,看官又說:「依家唔興呢套啦。」

可恨我們不是孽瘤那一代,假若再老十年廿載,老屎忽大可以老到底,但只要你的工作不是純粹走程序,而是要交出實際的成果,就要勇敢面對這個混沌的年代。

上星期蘋果日報訪問了幾個斜槓青年,所謂斜槓青年,其實即是freelancer,沒有大公司職位傍身,申請不到樓按的一種職業狀態。網上對於freelancer的意見很兩極,有些人讚好,覺得代表新世代的勇氣與創意,當然更多人認為freelance的缺點是無法累積經驗和人脈。Slash/斜槓/撈散/freelancer,點講都是一種說法啫,放緒這個沒有一本通書讀到老的年代, freelance有時既是逼於無奈的選擇,也可以是一個「坎坷過後有艇搭」的過程。

08年金融海嘯後,世界一直在變,一切穩定的東西都在瓦解,在金融創新的口號下,銀行工都由最穩定的職業變成下一個被取締的工種,借鏡斜槓青年,不如反問自己當有一天沒有大公司庇蔭時,如何包裝自己的能力、經驗、人脈,管理yourself這個品牌,做自己的經理人。

如果你有一顆躍動的心,不想活得像「月光寶盒」的周星馳,生活每日不斷循環loop,斜槓也可以是一種轉換跑道的選擇。打工仔適宜低調,freelancer卻要讓人認識你,包括你的長處、個性、往績、對事物的看法,這是一種認識自己、學習新事物、燃點好奇心的過程。過往的豐功偉績不是不重要,但縮細番個ego,問問自己十年前的成功,有多少是時勢使然?畢竟07年還未出現金融海嘯,世界很不一樣,離開熟悉的環境,正面但謙卑地看待自己的履歷,以初次接觸時的心情面對熟悉的事物,嘗試找出新的法則,如此的選擇是坎坷的,能否有有艇搭就視乎個人造化,但我們這代中年人,大概要活到八十歲,學霑叔話齋「變幻才是永恒」。

不論你正迎向哪個年紀,思考自己將來的樣貌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即便那看似遙遠又陌生,卻總有一天會倏地來到眼前。

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治癒劇首選

世局紛亂,不想扮晒世人皆醉我獨醒,逃避現實嚟講,最好就煲劇。
遲人N步,剛剛看完最後一輯Downton Abbey,總括來講,此乃一套非常治癒嘅家庭劇。Downton Abbey嘅結構十分TVB,完全係「季節 cross over真情」,不過製作認真得多,華衣美景,英式鄉紳, British accent,啱晒香港人。「季節 + 真情」嘅格局就係一個大家族,全部都食屋企 (即係劉丹間三多叉燒),三代同堂,無厘頭多食飯戲,一定有個嫲嫲,個嫲嫲又一定霸道同句句有骨,個老竇一定係息事寧人,無咩性格嘅和稀泥,阿媽(善姨)又一定知書識禮,宅心仁厚。
Downton Abbey 講嘅係英國鄉紳故事,莊主Lord Grantham 世襲爵位,坐擁封地,所以咩都唔使做就有錢收,呢點同香港鄉紳相似,不過香港係仆街賤格版。由於 Lord Grantham全家都唔使做嘢,所有場景都係莊園內發生,唔止一齊食晚餐,早餐同lunch 都係大廳解決,造就大量食飯場面,好多衝突都係飯桌上發生。呢個setting 對於睇TVB 劇長大嘅觀眾來講,真係非常親切同熟悉!
我睇另大套美劇House of Cards之時,最大感受就係全劇冇個好人,全個政壇都係賤人! Downton Abbey啱啱相反,嚴格來講,全劇冇壞人,起碼冇人係大奸大惡,最多只係是非精。男僕Mr Barrow 同Lady Mary嘅性格,可以歸納為「睇人仆街最開心!」雖然處身社會上南轅北轍嘅位置,但二人有同樣嘅性格缺憾,Lady Mary根本係「真情」嘅馬蹄露,「最鍾意就係買嘢同睇唔起人!」每一個人,由佢自己細妹Lady Edith,去到第一、二任老公,都曾經俾佢睇唔起,同Mr Barrow 一樣,佢唔抵得人地活得比佢好,而劇集嘅高潮,有時就來自佢地點樣篤爆人地,跟住「睇人仆街!」Lady Mary係上等人,所以雖然心地唔好,但仍然受萬人膜拜,相反男僕Mr Barrow就受人排斥。不過講得係治癒劇,二人最後當然都搵到心之所安啦。
劇集分上等人及下人兩條軌跡,上等人之中,我最鍾意嫲嫲,即係Lord Grantham老母,演員係英國老戲骨,在「哈利波特」中演其中一位教授嘅Maggie Smith (以下簡稱哈利婆婆)。哈利婆婆抵死之處,在於其實佢明白所謂上等人,咩都唔使做就嘆世界,又有工人使,其實唔多合理,所以佢霸道之餘,有時會出其不意地妥協,當Lady Mary太勢利時,佢又會叫佢積番D口德,總之哈利婆婆嘅出現,在於「估佢唔到」。佢最懷念一次大戰前,大家都唔諗嘢,覺得貴族有封地係理所當然嘅事,正因為佢心知自己其實乜7都唔識,純粹條命生得好,所以佢會識時收歛。
二小姐Lady Edith嘅角色設計係一條溝唔到仔嘅可憐虫,因為成個貴族圈子"溝呀ble" 嘅仔,都被Lady Mary 溝晒!Matthew Crawley寧願俾Lady Mary睇唔起,都唔受佢溝,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貴族女人除咗搵人嫁之外,真係冇咩好做,未嫁重唔可以唔化妝就食早餐,公道咩?所以 Lady Edith 六個episodes 都係亂咁搵仔溝,由鰥夫公爵,到普通村民,再到打工仔,全部唔放過,由於太desperate,所以成日被Lady Mary 恥笑,重生咗個私生女,不過又係嗰句,講得治癒, Lady Edith當然修成正果,亂溝咗個打工仔,竟然變咗莊園繼承人,個莊園重要大過Downton Abbey, 真係amazing。亂溝仔之餘,Lady Edith亦算勇敢,佢成日都想搵D 世藝,人生唔好過得咁無聊,咁啱佢其中一條仔,死咗之後留低間雜誌社俾佢,佢就慢慢學識做一個時代女性啦。
Downton Abbey時代設定於20世紀初,WWI同西班牙流感 都死得人多,所以六輯劇集,每集都有人瓜老襯。當中三妹Lady Sybil難產,死得最早。佢老公Branson為咗配合劇情,一直冇得續弦,之後個角色就係擔當Mary & Edith之間嘅和事老,兼夾幫Lord Grantham打理莊園,好地地一個激進年青人, 就咁就被建制吸收咗,so sad。
貼身男女僕乃兵家必爭之位,因為工人平日無咩機會同事頭講嘢,男女僕服侍主人就寢,乃講是非最佳時間。工人群之中,我最唔鍾意Lord Grantham 個貼身男僕Bates同佢老婆Anna,Mr Barrow唔鍾意Bates 係有原因嘅,條友又有案底,又有少少不良於行,咁都做到老爺男僕,公道咩?同埋佢兩公婆輪流被人告謀殺,十分搵戲嚟做,佢兩個D台詞又特別膠,睇得人好不爽。
另外一個煩膠角色就係管家Carlson,狐假虎威,老爺小姐講一句,佢就奉為聖旨,老爺未話有問題,佢就逼不及待阻住晒,真係好奴才。結局佢被逼退休, Mr Barrow坐正。睇人仆街最開心都可以收成正果,係咪好治癒呢?

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

「食子的香港」

馮敬恩被控刑事恐嚇;羅冠聰、周永康、黃之鋒闖入公民廣場,上周被判罪成;梁天琦因旺角魚蛋案,早有控罪在身,參選立法會又被選委會以港獨為藉口阻撓。今日香港,令我想起林非借用過的一張名畫:「食子的塞頓」。只要替塞頓加套西裝,載副眼鏡,即使滿嘴鮮血地咬噬着下一代,大家也不覺有問題,反而被吃的孩子,嘗試揮動拳頭,希望逃出生天,但旁觀的人反而怪責扎掙求生的孩子:「邊個叫你搞事啫?」

對早該被時代淘汰的過氣精英來說,孩子就是他們向港共政權奉獻的祭品, 犠牲別人兒女,摧毁一代人的前途,以延續榮華富貴。於是教育變成了產業, 一則可以磨蝕兒童心智,二則可以利用孩子,在家長身上榨取GDP,一舉兩得,九七淪陷以來,所謂教育改革無日無之,普教中、TSA、DSE,弄得家長和學生一頭霧水,惶惶不可終日,港共政權就最開心。

豈料這批九十後長大,卻沒有像上一代那樣全部化身經濟動物,共產黨結合地產黨緊緊堵截了年青人向上爬的通道,土共權貴囂張橫蠻,加上港共政權無理偏幫大陸人,令剛處於人生起步點的年輕人無法不奮力一戰,可悲的是,戰士的血肉,又正好繼續供養李國蟑這班吃子的塞頓。

倪匡先生名言,世界進步是因為年輕人不聽大人的話,連中國這個醬缸社會都有「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句俗語,但在香港,暖水壺可以當偷聽器的紀文鳯,不賣下一代,在資訊爆炸,廣告生態翻天覆地的新時代,如何繼續死抱其塵封的廣告履歷,充當「社會精英」?

脫下西裝,辭掉所有公職,李國蟑不折不扣是一個「嗰頭近」的衰翁。他的劍橋大學履歷,所謂世家望族的地位,曾任中大校長的往績,(搞到人神共憤則是題外話) 最啱共產黨用來增加整治港大的正當性,雖然以港共横蠻的作風,及香港人的懦弱,搵何君堯出任校委會主席,大家最後也是吹佢唔脹,不過李國蟑這個劍橋畢業的打手,更方便欺騙一部分信奉名牌學歷的人吧?

香港有很多靠家族資產過活的二世祖、三世祖,國蟑之李氏家族,家族繁衍,吃家族飯的人很多,但東亞銀行五大股東都不是姓李的。根據維基百科資料,三井持股19.01%,西班牙Criteria CaixaCorp 持股16.38%,國浩集團持股15.38%,Elliott Capital 持5.12%,中國銀行持3.42%。平日見李國寶父子在東亞銀行記者會上一字排開,原來頭五大股東都未輪到佢地?比起我等蟻民,這些二世祖、三世祖當然仍然是很有錢,但當求其一個深圳地產商都可以買起成幢商廈,持股1.11%的國蟑,和不足3%的國寶,不願意歸隱做個平凡的阿伯,又要為自己的仔女籌謀,最簡單方便的做法,便是吃掉下一代的未來,為自己補精壯陽。

回頭看看黃絲一族,抗爭的大學生奉上自己的前途,但香港政壇仍如一池死水,曾經為雨傘運動而感動的黃絲Auntie 們,像追捧韓星一樣,由幼齒黃之鋒過檔到岑敖暉、周永康,還記得岑敖暉被十多個防暴警察按住,面無懼色,仿似電影海報的畫面?當時不少黃絲Auntie幾乎想把照片打印成A1海報,周永康樣子木納一點,但文筆不錯喔,羅冠聰,樣子正直,可惜讀嶺南,長輩們還是喜歡三大。然後,像宋仲基取代金秀賢,大家又一窩蜂捧梁天琦。

你有你嘅生活,我繼續我嘅忙碌,年輕人你就面對你嘅刑責,定罪又如何?要駡香港眾志,可以有幾十個理由,從誤打誤撞,走上抗爭的路,到又選又唔選,不斷犯低級錯誤,是很不成熟,客觀來說完全缺乏組黨能力,但組黨對社會初哥來說,是高難度動作,我們一面說年青就是會犯錯,但對非我族類的青年政黨組織卻口誅筆伐,不遺餘力,刑責,定罪?咪選少個咯?撫心自問,民主同路人,又可以有幾涼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