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日 星期一

七一十年,中產的錯?

今天是七月一號,今年七一遊行相比往年,更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有份量的評論員苦心婆心地勸政治冷感的中產站出來,李怡一篇《沉默的好人也會變成邪惡的同盟》最叫人動容,連陶傑也言詞懇切地呼籲大家做個好人,為下一代發聲;與此同時,亦有不少文章批評「偽中產」埋首炒股炒樓、旅行購物,享受到物業升值的甜頭,就以一副上岸心態高呼「我討厭政治」。

平心而論,雖然一批沉醉在親子天地、追尋米芝蓮星星的朋友堅持詐傻扮,但竇蓉身邊醒覺的中產為數也不少。即使在其他國家,中產也是為口奔馳的一群,不可能整天議政,人們希望找一個英雄,外判政治責任,是中產普遍的想法。這兩、三年來,中產對政治的參與程度,已是空前地高,但我們總不能由論政變參政,而香港政壇兩大中產民主代表,民主黨是打工心態,公民黨是義工心態,在這「兩工心態」下,即使民氣、民意如何澎湃,缺乏領袖凝聚組織,很快就被中共、港奸用各種方式排洪,每次抗爭也無疾而終,令到支持者愈來愈犬儒。

民主黨的鵪鶉行為,路人皆見,無謂多廢筆墨。另一泛民大黨公民黨是最受中產歡迎的政黨,自二零零三年反廿三條冒起,迄今剛好十年。奇怪的是,在盤點七一遊行十年的各式文章中,鞭撻「偽中產」的文章不少,點評中產代議士公民黨的文章,卻絕無僅有,當公民黨黨余若薇似乎是泛民計劃推舉出來角逐特首的人選時,竇蓉斗膽從恨鐵不成鋼的角度,談談公民黨的義工心態。

本周侵犯新聞自由,恐嚇《蘋果日報》的事件接二連三,我曾經寫過一篇《記協‧記怯》的文章,希望記協能帶領新聞界對抗暴力事件,往後幾個月,暴力事件不斷升級,看到周三《蘋果日報》運報貨車被縱火後,記協又出了一個讉責聲明,環顧一眾議員,我覺得以資深傳媒人自居的毛孟靜或者可以做一點事,加上她自己也出了個讉責聲明,於是我忍不住留言給她:

「記協強烈譴責凶徒接連襲擊壹傳媒」,又俾人睇死,無論對方幾暴力,記協都係用稿紙對付,我當然唔係話以暴易暴,但你劑劑都強烈譴責,不能接受、不能容忍咗幾多次呀?咪又係忍完又忍?人地出拳頭,你出稿紙,人地出開山刀,你又係出稿紙,第日人地出子彈,你都係出稿紙!」

記協唔係工會,都算壓力團體掛?咁你要帶領大家抗爭先得架,一係參考學民仔,搞街站,收集簽名;二係呼籲記者連續三日著黑衫;三,再激少少,呼籲電臺dead air一分鐘,抵制暴力升級。」

毛議員首度回應是本人對記協不公平,因為記協的成員都是義工,至於dead air一分鐘,毛議員答曰:unlikely。我不是五毛挑機,至此已不想和她爭辯,只簡單回覆:「有咩比佔領中環更unlikely?如果要講unlikely 根本不應該有學民思潮。」

好了,周四演藝學院畢業生以不合作的方式向689宣示不滿,毛議員又在facebook上大叫Bravo呼籲記者穿黑衫,電台dead air一分鐘,不是跟演藝畢業生同一套思維的不合作運動嗎?演藝畢業生甘冒天下人指責而表達自己,又豈是好likely的事?打工仔要保住飯碗,竇蓉承認是天經地義的,所以才需要有人帶領風潮,造成時勢,製造話題。雪球效應也好,butterfly effect 也好,或者剛巧有一個已打算辭職的廣播員響應,然後形式一股浪潮也說不定?一個高舉新聞自由而得票當選的議員,家人持外國護照,處身最安全的位置,真是連一點抗爭的想像空間也容不下?永恒地發一份「強烈譴責」的新聞稿,就已經盡了議員的本份?毛議員,我就接受記協是一群義工,不應苛求,但你作為一名受薪的議員,在新聞自由議題上佔據不少輿論空間,我們能要求閣下為對抗威嚇新聞自由多走一步嗎?

我不是因為尊貴的議員沒有考慮本人的意議而不忿,我只想藉這件事情帶出一點,在香港,關心政治,認為香港是時候作出改變的中產已經不少,幾十萬七一遊行的市民是核心支持者,有識見的領袖手執這幾十萬支持者,足以把運動不斷推上高峰,但現實是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都對政黨很失望,選民把選票投給政黨,希望他們有識見、胸襟、勇氣、毅力,帶領我們邁向一個更好的社會,中產選擇了公民黨成為他們的代議士,但盤點公民黨這個中產黨,脫離民意,落後於選民的情況卻屢見不鮮。

他們組黨十年,最初聲言要執政的豪情壯語已煙消雲散,義工的心態反而愈來愈明顯,歸根究底,泛民根本沒有人有膽執政,這才是民主空轉廿年的原因!體現民主的最佳檢證就是政黨論替,如果中共讓我們普選,每次也容許一些民主花瓶入閘,但每次也選不到,沒有政黨論替,也稱不上是民主。

面對一班不敢執政的反對黨,市民空有熱情也是徒然,就算我們高度議政、論政,次次遊行都準時出席,到最後跟政府談判,參選,始終要政黨代勞。歷史告訴我們,即使對手是英國,甘地帶領印度獨立的路也崎嶇之極,曼德拉、昂山素姬,甚至台灣民進黨在黨禁解除之前的年代,那一個不是在監獄度過很多年?反對黨要成為執政黨,坐政治監,家人受迫害,幾乎是免不少的災劫,尤其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流氓政權,香港人更不用心存幻想,我們要實現政黨輪替,反對派不免被迫害。當我們說要真普選時,伴隨而來的,就是要準備執政,這並非先後的問題,而是要同步解決的問題

公民黨又稱大狀黨,我不否認他們是善良正義的人,但公民黨的朋友,當權者愈來愈流氓,手法赤裸粗暴時,單靠法律程序去申張正義這一套已不管用,當市民愈行愈前,把政黨遠遠拋離時,議員的作用仍流於搶sound bite,投反對票,強烈譴責等幾套板斧,又怎可怪中產愈來愈灰心。

經有一個聽眾phone in D100的聽眾,說肥佬黎是怪獸家長,真是一語中的。公民黨擁有專業正義的形象,但長期脫離群眾,正是因為民主傳媒急不及待把公民黨的議員捧在掌心呵護。

昨日《蘋果日報》的頭版是「余若薇:爭民主,靠自己」,誠可圈可點,各方君子希望余若薇出選下屆特首,但余若薇一直不表態,而蔡東豪等人則停留在余若薇可以入閘就是有民主的階段,sorry,不是入閘,是終有一天要執政。余若薇想必很清楚,走出參選這一步,不能避談執政,在中共治下,反對黨要執政,就要有心理準備,受盡打壓,代價不是準備幾場論壇,和曾爵士對決這麼簡單。她願意參加那場選舉,因為那場選舉是輸硬的,他們只求贏得輿論。2017如果有普選,即使是花瓶式入閘,中共也會把那個花瓶搞死搞臭!如果要帶領市民爭取真普選,那是燃燒生命,上刀山一樣的事了,所以無論李柱銘、肥佬黎,如何明示暗示,余若薇都是叫大家靠自己。

去年立法會選舉,公民黨在港島區拿了七萬多票,當選人叫陳家洛,各大傳媒朋友唯恐陳淑莊女士失去議席會被人淡忘,欄目、訪問,無日或缺,於是陳淑莊又可以繼續做talk show,實現其跨媒體文化人的美夢!他俩在議會內外的表現,對得起選民這七萬多票嗎。

七一前批評公民黨,竇蓉可不是別有用心,今年七一雖然wikipeter腿傷,不能陪我去遊行,但我已約定朋友一齊參與。每個人也不願意離開安穩的comfort zone公民黨的朋友在民主路上也付出了很多,不能要求人家犧牲家庭事業健康,泛民大報也不必經常神化余若薇,畢竟昂山素姬、甘地、曼德拉這類偉人,不是每個地方也有幸遇上。今日遊行,人數突破五十萬也好,七十萬也好,也只是很少的一步,中產的醒覺,不止於有多人願意遊行發聲,關鍵在於有沒有人願意帶領這班中產背付對抗極權的代價,開步邁向終有一天要執政,實現政黨論替的道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629/18316486  李怡:《沉默的好人也會變成邪惡的同盟》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228/18179238余若薇:我仍會在民主路上

1 則留言:

  1. 唔知外國護照係咪指特衰..議員係唔可以有外國護照GE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