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2日 星期日

第三次佔中

這兩個星期以來,令人憤怒的港聞有多無少,一個周末博客如我,難以逐一評論,但所有問題的根源都是港共政府無需向香港人負責,睇死香港人嘈完一輪,跟住又是不了了之。當官員連基本廉恥都不顧時,全面抗爭就是唯一出路,眼下「佔領中環」的議題,看似愈炒愈烈,但伴隨着的小圈子味道卻揮之不去。

陳玉峰被捕事件,激起公憤,聲援者眾,傳媒(主要是《蘋果日報》+《主場新聞》)終於為受到政治檢控的人大聲疾呼,讓公眾知道警方近年來如何利用《公安條例》打壓異己,製造白色恐怖。不過,類似事件早已發生過很多次,人民力量黃毓民、陳偉業被控違反《公安條例》非法集結罪成,本月十六日宣判,二人和陳玉峰同樣因參加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的遊行,而被控違反《公安條例》,當中參與程度有所不同,但受到政治打壓這個大前題卻是一致的。長毛、吳文遠、陳倩瑩、古思堯、嚴敏華等等,因種種不同的罪名先後被控,但聲援的力量遠遠不及陳玉峰這一次,原因除了因為陳小姐年輕斯文,又有大好前途之外,最重要的一點是她是佔中義工,是自己人。

全力聲援陳玉峰絕對正確,同時應該借這個機會,告訴大眾,今時今日,香港賊佬太少,差佬得閒專門對付維權人士。但從差異對待不同被控人士的態度中,竇蓉不禁懷疑佔中領袖的小圈子心態,有沒有足夠條件領導香港人。

推動佔領中環這個背城一戰的運動,要有鋼鐵一樣的意志,磐石一樣的原則。群眾從來都是鵝城市民,領袖的原則如果不能如磐石般堅定,運動散渙和失焦是必然的事。佔領中環的行動雖然愈講愈縮,但公民抗命,以法達義,始終是基本口號吧?既然如此,只要是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行為,也應該是佔中的同路人。但我現在看到的,就是自己人蒙難,當然全力聲援,別家的野孩子被審判,卻可以隔岸觀火。作為一個支持抗爭,但又不敢參與的小市民,我會感到疑惑,如果佔中活動中有很多人被檢控,而能夠支援的人數又有quota,佔中的領袖會否優先照顧自己人?我等無名無姓,又不是公民黨、劉世良圈子的自己人,最後會否落了單?過去一年來,不同異見人士被控,主流媒體冷淡對待,佔中領袖對社民連、人力等激進派被判罪,態度曖昧,令我無法不擔心佔領中環是一個很自己友的活動。

激進派不能惹,以免趕跑了溫和派,但佔中議題打動了中產溫和派嗎?當有一天太古城的朋友都跟你講支持佔中,這個活動就有機會成功,但現在我的太古城朋友仍然最憎拉布,覺得遊行阻塞馬路是十惡不赦的,「你表達還表達,唔好阻住人呀嘛!」我們這班中產的核心價值主要是返工搵食、供樓增值、兒女拔尖,還剩下時間尋求心靈安慰的,才會談談法治、公義,竇蓉自己沒有兒女債,才有時間關心下時事,否則星期日都忙着送仔女上興趣班。

自港英政府以來,用樓宇來穩住香港中產是十分有效的一招,社會廣義地分了已上車和未上車兩大族群,有樓兼享受資產升值好處的中產,其實偷偷地覺得自己是現有政策的既得利益者,有兩層樓的人覺得自己是建制派,有三層樓或以上的人,直情覺得自己和李氏一樣,是有條件剝削基層的一群。(不信,去香討地產版看看),建制派正努力把佔中講成會弄垮樓市、股市的罪人,佔中領袖不去整理經濟層面的論述,從中長期如何振興香港經濟活動,走出靠中國熱錢支持經濟的局面,中產又怎會突然醒覺,眼前股樓的利益,是犧牲他們下一代的自由和就業機會換來的?

在推動中產抗共情緒方面,我覺得高登仔叻過一班佔中人士,之前反雙非、抗走私水貨,成功建立本土意識,現在募集資金,登報反對大專研究生學位,七成由大陸人覇佔,正正是一個很好的中產議題。佔中死士十個有四個已是學術界或教育界,包括戴耀廷、張銳輝、邵家臻、潘瑩明,連同陳慧也是演藝學院講師,為何他們不懂從教育問題打動中產?不能把普選和中產的切身利益連在一起,運動永遠不能攻佔太古城。

最後一點,就是中環這個選址,竇蓉雖然不是住半山,揸波子那種中環精英,但對中環地形都有一定認識,如果佔中的朋友,認真視這場為轟烈的抗爭運動,對戰場的地形和局限真是要好好研究一下。廣義來說,佔領中環已搞了兩鑊,一鑊在匯豐,一鑊在匯豐對面的長江中心,綜合前人的經驗,中環並非港島交通咽喉,道路支線太多,堵塞了畢打街又如何?由置地廣場起搭建的天橋,四通八達,可遠至信德中心,車子不駛入皇后大道中或畢打街一帶,在海旁金融街落車,便到了中環IFC,德輔道中、干諾道中幾線行車,更不容易堵塞。

碼頭工人的佔中行動,已清楚說明行動不可以拖,市民只可以在收工後,周六、日去撐場,罷工罷課又談何容易?如果屆時佔中搞完一日後,剩下的中堅份子,很大可能又是去了匯豐紮營,我等打工仔,放工後循例去支持一番,這樣的抗爭, 想起都心灰。

香港島的交通咽喉是銅鑼灣海底隧道,咽喉者,脆弱、狹窄、一擊即中。如果紅隧塞車,半個港島,以至九龍中油尖旺都會大受影響,西隧九龍往油尖旺出口,車流量一多,樽頸問題十分嚴重,不足以疏導紅隧交通。佔中者既然提出了這場運動,就請全力以赴,不會自我陶醉於「佔領中環」這個偉大口號,然後唱高開低。可惜佔中阿叔連要求何俊仁辭職,變相公投也不敢,話搞電子公投,恐怕遲些整個活動會變成「電子佔中」,大家去中環facebook爭打卡就算了。

2 則留言:

  1. 的確,佔領銅鑼灣的效益遠較佔領中環為高。另外也可以考慮分批行動:分別佔領堅拿道東、太子道彌敦道交界、大角咀公共起卸區山入口,有車者佔領獅隧、大欖隧道,則全港經濟、交通都將陷於癱瘓,而且需動用的人力都不多。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