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5日 星期四

商民大和解

近幾年商界形象每況愈下,打倒地產霸權是反商最重要的一面旗幟,但商界和市民原本並非對立的,在討論今天的社會現象時,先讓我說一段小故事。話說有一天我在看電視之際,忘了對哪一單新聞有感而發,嘀咕了一句:「李嘉誠真係為富不仁。」絕少對時事有意見的母親居然反駁:「又唔係噃,我地屋企都係靠李嘉誠咋。」竇蓉當然沒有資格攀附李首富,只是父親在香港電燈工作三十多年直至退休,母親認為李首富的企業為我們一家提供了不錯的庇蔭,回想起來,這個想法卻又不假。

竇蓉生於七十年代,自小住在香港電燈提供的員工宿舍,宿舍位於炮台山,眺望金文泰中學,位置不錯,面積大約有五百呎,由於鄰里都是港燈的工友,故此環境很單純,對於普通工人階級來說,資方能夠為家人提供居所,真是一大德政。除了宿舍外,港燈亦為員工提供基本醫療服務,我還記得我們家的員工編號是162,看醫生時便是靠這個員工編號,雖然母親常常抱怨公司醫生的藥水無用,但總聊勝於無。這個年代的港燈仍然是英資公司,到了1983年才落入李嘉誠手中。

小學四年級竇蓉一家要搬遷,當年李嘉誠收購了港燈,決定拆掉員工宿舍,改建房地產,但這個故事並不是說首富趕了一眾工友出街,港燈當時讓員工選擇搬往長實、和黃旗下的私人樓宇,記憶中有兩個選擇,一個在筲箕灣,我們家就選擇了住香港仔,到父親退休為止,我們一家都住在香港仔中心一個兩房單位。不知道網友聽起來會否覺得很驚奇,今日被視為吸血鬼的首富,居然慷慨地撥出私樓來安置一班工友,當時我們一家卻沒有特別興奮,還覺得香港仔很遠!

隨着地皮不斷發展,本來在鴨脷洲的發電廠又被改為海怡半島,父親需要往南丫 島工作,當然公司一直提供往來的交通,OT 補水、工傷也是一樣不缺, 海怡半島開售時,父親這類低級員工也獲折扣買樓的安排,可惜我們家拿不出首期,否則以樓價的金額,幾個percent的折扣算是頗吸引的。時光荏冉,父親在千禧年退休時,取得過百萬的退休金,剛夠支付一層居屋安享晚年。

竇蓉這頁成長故事,說明由七十年代開始,香港工商業起飛,資本家發達之餘, 開始分擔一部份的社會責任,由於工業發展需要吸收大量勞工,商人為低下階層提供工作機會之餘,亦逐步提升員工福利,貧窮人家的子女,透過讀書,參加公開考試取得理想成績,就是擺脫貧困的最好機會。在我們成長的年代,年輕人對這個制度都沒有怨言,而透過讀書出人頭地的例子亦比比皆是,當時李首富是香港人的驕傲,否則香港電台也不會有「傑出華人系列」這個節目。

商界和市民的割裂自回歸後慢慢蘊釀,在曾蔭權管治的七年變本加厲,白熱化、表面化,終至今日民粹主義抬頭,官商皆被市民所痛駡,新鴻基爆出涉貪醜聞,更令市民驚覺官商勾結已深入我們社會的骨髓,甚麼令到原來人性化,和市民同一條船的商界,變成貪得無厭的吸血鬼?千錯萬錯,都是小圈子選舉的錯,官商勾結、狂開空頭支票,根本就是這個選舉制度的DNA。剛過去的選舉,市民都看到,不勾結根本連入閘的機會也沒有,一旦商界掌握了造皇的權力,人性的貪婪就會不斷滋長,特區首長沒有民意授權,底氣不足,亦希望事事尋求商界支持,致令資本家不知收斂,欺人太甚。

不過,看見新鴻基家族兄弟鬩牆,前政府No.2大難臨頭,竇蓉並沒有大快人心之感,反而為這個城市衰敗感到難過,如果我們有機會朝民主走前一大步,我相信商界能否自近日一連串的風波覺醒,加入民主的洪流是他們永續經營的一個關鍵,也是與香港市民重修舊好,惠及我城長遠發展的一大功業。

士農工商,商人在中國傳統幾千年裏,地位本來十分低微,在香港這片土地上,商人卻得到前所未有的特權,在曾蔭權時代,地產商更儼如特區真正話事人,但共產黨的臉說變就變,這兩星期,城中各大富豪能不為梁振英上場而寢食難安嗎?他們一定在反覆檢視,到底自己走的灰色地帶,會否被利用為報復的工具?秋後算賬究竟是真是假?在中共權鬥勝負未分之際,政治保險又應該投向誰?

如果在民主社會,這一切擔心都是多餘的。資本主義繁榮,家族世家長久,靠的是保護私有產權的法治制度,維護自由市場的市民,和信守承諾的風氣。買官而求榮,只能得庇蔭於一時,今次唐英年失利於權鬥,終致整個商界滿盤落索,不是證明了買官之不可靠嗎?

唐英年落敗後,曾有論者提出泛民應把所有票投給唐英年,我認為這個假設並不成立,因為當時商界並無爭取民主的意志(現在也不肯定有),市民和地產商的裂縫亦太深,沒有互信的基礎。但若果我們指向二零一七年的普選,在爭取民主的大前題下,扶植一些支持自由經濟的政治人才,同時對其他非我族類的社運人士採取較寬容的態度,例如開放一些大眾輿論渠道,讓他們發聲,在重大議題聯合對抗政府的不公義,則這鼓新勢力有望令混濁的政壇重燃一點希望。別忘了,李首富及其兒子分別控制商台、Now和信報,CCTVB的大股東陳國強多年來也是聽命於首富,他們對媒體的掌控一點也不少。再者,自由黨在是次特首選舉中公開抗梁,並投白票,已隱隱有這種覺醒,只要他們記取四九年,父輩逃難香港的歷史,明白噤聲才是慢性自殺,在基本法容許的條件下靠攏自由,則香港民主步伐終不致在一次又一次的遊行中逾行逾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