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7日 星期四

官賊勾結

經過尖沙咀海港城,看見那堆如靈堂祭帳般的土共橫額1,仍深感心不忿,身邊的朋友笑說:「哈哈,估唔到你咁熱血。」現實中的竇蓉,性格特色是冷漠,有時在街上遠遠碰見朋友,為了不想打招呼,寧願繞路行,曾有客戶投訴,竇蓉黑口黑面,熱情欠奉,從來沒有人用熱血來形容我,但現在問題是有賊入屋,保護自己,刻不容緩,想到再過十年,香港貪污橫行,高官可以叫妻兒開設公司私接政府項目;政府選擇性執法,有左軚車撞死人,政府說查不到車主;隨時以言入罪,上門拉人,我們這個時候還冷漠下去就是香港赤化幫凶。

香港人的底線已經好低,以往官商勾結,四大賺了香港五成的財富,剩下五成留給其他財閥和全香港人分,這個模式大家也可以啞忍,究根歸底是因為四大和以往所謂上流社會,起碼有基本道德底線,被輿論狂轟也會不好意思,但尖啤《陽光時務》的周刊訪問,練乙錚先生的評論已講得很清楚,四個字講完:官賊勾結!香港怎可以被一班賊管治?現屆政府所作所為,觸及香港人的道德底線,最後亦必將阻礙大家搵食,一個盜賊政府管治的香港,如何擔當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禁查冊,助長洗黑錢,這是港共政府想達致的目的,但也是殺雞取卵的行為,新加坡政府現在冷眼旁觀,等着看香港沉淪到甚麼地步。

年尾流流,689在維園被狙擊後,仍要冒着踐踏新聞自由的罪名,向《信報》發律師信,這個難看的姿態不是擺給香港市民看的,以689一個政治傀儡而言,他最關心的是老細點睇,一個老細當然是中央,另一個老細就是背後扶植他的傳媒,事到如今,他認定香港人怎樣嘈,民望怎樣低,都不會影響到他的地位,但練乙錚文中所指的涉黑,甚至用到可雙規,就是踩中其要害。打工仔如果可以敲老細房門,解釋一番,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問題是689兩大靠山一個貶到廣西, 一個去了澳門,689可能解釋無門,唯有發律師信以明志。

另一過氣人物曾爵士,竇蓉覺得也是很關鍵之一,689奪權除了靠鬥臭唐英年外,全力抹黑曾蔭權也是重要策略之一,但令到曾蔭權灰頭土臉地下台,從來不是中央的計劃之一,剛剛中央宣布政協,曾氏明言是因有廉署調查在身,而不想擔任政協,說明中央希望前任特首齊齊整整,弄到曾氏敗走,完全是有人公報私仇,破壞大局。尖啤爆料的內容中,透露689接機一段,是關鍵核心,江湖傳聞當中還涉及一項政治交換,689現在最擔心有人冒死把這段江湖傳聞公開,屆時一次過會得罪兩大老細,所以無論多難看,他也希望防止傳媒踢曝接機背後的江湖傳聞。

我們就當是洪興古惑仔吧,反骨仔、籠裏鷄作反、勾結外人奪權,看在坐館眼中, 也會感到此人養唔熟,戒心和猜忌會不斷滋長,這才是奪權者最擔心的事。

或曰,既然當今社會要與賊為伍,我就學做賊吧,sorry,官賊勾結是朝不保夕的,因為沒有制度,純靠奪權的江湖規矩,是一種你死我亡的模式,你看看王維基,他雖然號稱魔童,但從來不是反對派,魔在有少少創意,打破壟斷而已,但也因江湖大佬出爾反爾,搞到進退失據。我們一般人為搵食,入錯行,跟錯老細, 最多是賺少些錢,但官匪勾結的模式下,跟錯老細就家破人亡,權鬥的結果是可以令到前特首也無處容身的,學做賊又沒本錢,那就只有抗賊一個選擇

(註:上周食環署回覆本人投訴, 指已拆除部份影響駕駛者視線的反法輪功橫額, 尖沙咀廣東道附近的橫額稍為減少)

1 則留言: